您所在的位置:晋安新闻网 >> 区域特色 >> 正文

名人与寿山石

2016-03-07 10:09:21      【字号

  林则徐寿山石印

  自明之后,用寿山石刻印在福州已经蔚然成风。

  林则徐自然不能免俗,而且有许多方都是亲自奏刀的。现在由福州市博物馆收藏的就有5枚,分别为名章“臣林则徐”“少穆”;闲章“长君子心”“身行万里半天下”“大富贵亦寿考”。边款:“镌当代之大名所裁示——少穆”。林则徐,字少穆。边款雕字为行草,苍劲有力,正是林则徐亲笔所书。林则徐还刻有“浮生宠辱君能忘,世事咸酸我亦谙”的边款。据说是道光二十二年(1842年)后他随身所带的寿山石章。当时他正因禁烟事件被道光皇帝革职,搬出两广督署衙门,移住在高街连阳盐务公所,“羁滞羊城,听候查问”,并有戍往新疆的动议。而且前两广总督邓廷桢已经被戍往伊犁。林则徐赋诗“中原果得销金革,两叟何妨老戍边”,表达他矢志为国为民,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坦荡心怀。邓廷桢和诗曰:“浮生宠辱君能忘,世事咸酸我亦谙”。林则徐以该诗刻成闲章,作为座右铭。

  林则徐还有许多用寿山石刻成的名章、闲章和官章。其中闲章有“为寓目之石写真”“曾归真愚”“从吾所好”;官章有“历官十四省统兵四十万”“总治荆湘”“滇黔总制”等。林则徐逝世后,后人视为珍宝,虽历经辗转,终能保存完好。

  林森福州买艾绿

  宋代梁克家的《三山志》称:“寿山石,洁净如玉……红者、白者、紫者、髹者,惟艾绿者难得。”

  “艾绿”为寿山石中一种希贵品种。民国政府主席林森,福州人,最喜欢“艾绿”。他平常习惯收藏古董,不计真品或赝品,但对寿山石却十分认真,非要真品不可。一日,他回福州办事,特地抽空到总督后街“青芝田”古董店里买“艾绿”石。适“艾绿”无货,“青芝田”老板见买主是一个白须长髯的慈善老人,心里很过意不去,忙说:“客人要艾绿,我一定派人到寿山寻。寻到了再送去。不知先生住在什么地方,请留一个地址。”林森回:“我是过路的,明天就走了。”老板说:“没关系,便是天涯海角,我们也把石送去。”于是林森留下一张地址,老板一看知是林森,一时目瞪口呆。林森笑着说:“没关系,买不到艾绿也不当紧。”林森走后一个多月,老板果然寻得几块艾绿上品,亲自送到南京。林森如获至宝,十分高兴。

  林森有许多寿山石印章,如“林森之印”“子超”、“风港渔翁”“青芝老人”“佛弟子”“青芝老人七十以后作”等。

  徐悲鸿、陈子奋石缘

  1928年,福州举办“福建省第一届美术展览会”,著名国画家徐悲鸿应邀参观陈子奋的作品后,称赞备至,第二天便造访陈府,并当场为陈子奋素描画像相赠。来而不往非礼也,陈子奋遂刻了3方寿山石章回赠。徐悲鸿又作《九方皋图》送给陈子奋,图上题跋:“戊辰夏尽,薄游福州,乃识陈先生意芗,年未三是已以书画篆刻名其家。为予治‘游于艺’‘长顑颔而何伤’‘天下为公’诸章。雄奇遒劲,腕刀横绝,盱衡于世,罕得其匹也。花宗老莲、伯年,渐欲入宋人之室,旷怀远志,品洁学醇,实平生畏友。吾国果文艺复兴,讵不以意芗者斯之哉?兹将远别,怅然不释,聊奉此图,愿勿相忘。”

  另一次徐氏又在“颐萱楼”拜访陈子奋,用6尺宣纸隶书赠诗:“闽中自古多才士,吾行福州识陈子。金石书画秒入神,秉性孝悌追古人。自惟廿载风尘老,换却当年颜色好。安得避地从君游,歌咏登临乐此楼。”陈子奋又刻十余方寿山石章相赠。

  此后徐悲鸿又评价陈子奋说:“当代印人,精巧若寿石工,奇岸若齐白石,典丽则乔大壮,文秀若钱瘦铁、丁佛言……而雄浑则无过陈子奋者。”自此两人书信不绝,遂成莫逆之交。

  据统计,在徐悲鸿给陈子奋的24封信中,言及请陈子奋刻印的就有十数方。他认为陈子奋的篆刻“乍观不奇,细味之,殊有妙处”。又特别邮寄《齐候罍》铭文相赠,希望陈子奋能百尺竿头,更进一步。

  徐悲鸿经常托陈子奋采购田黄、艾绿等寿山石品。据说,徐悲鸿一生用印大多为寿山石,而且除了“江南布衣”和“吞吐大荒”为齐白石所刻外,其余皆出自陈子奋之手

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