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晋安新闻网 >> 区域特色 >> 正文

跟着郁达夫游鼓岭

2017-12-04 09:39:53   来源:福州日报     作者:建梅  【字号

  1936年的春季,郁达夫游遍了榕城的山水,写下了洋洋洒洒的《闽游滴沥》一组。除了大家熟悉的“饮食男女”、“西施舌”以外,还专门补记了一篇到鼓岭游玩的文字。文中说:“文字若有灵,则二三十年后,自鼓岭至鼓山的一簇乱峰叠嶂,或者将因这一篇小记而被开发作华南的避暑中心区域,也说不定。”

  果然文字有灵,如今的鼓岭,确乎已经成为了绝佳的休闲度假处。

  郁达夫爱鼓岭,是因为相比莫干山、鸡公山,鼓岭是小家碧玉,“小小的厨房,小小的院落,小小的花木篱笆”。诚如斯言,鼓岭上这些被花木篱笆围起来的小小院落,真是美好。几乎每一座石砌别墅前总有一丛丛的野绣球,不说那开得一簇一簇的粉白小花,单是那葱茏碧绿的叶子,就已经看得人满眼清凉。

  郁达夫当年看到过的网球场、游泳池、公会堂等,有的已经废弃了。一张拍摄于民国的老照片上的游泳池是蓄满水的,可是享受其中的并不是优雅的小姐先生,而是一头老牛。旁边是两个戴着洋帽穿着洋裙的外国小姑娘在大叫。这幅图有趣极了。老牛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,哪里听得懂外国人的话。如今的游泳池已经干涸,旁边的更衣室改为一间茶室,作为福州名茶“春伦”茉莉花茶的一个展示点。据说当年洋人更衣之后穿着泳衣在这里做热身运动,常常引得村民们探头探脑、观看议论。当然,中西方的文化习俗骤然碰撞到一起,免不了会擦出异样的火花。这一点在夏季邮局旁边的古井上有不同的体现。当时洋人和本地居民如何相处的细节,我们可能不能一一还原,但从刻在古井沿壁上“外国本地公众水井”几个字或许可以窥见一些端倪。朴实善良的乡亲除了邀外国人共饮一口井,有的还帮外国人挑水,以此赚些外快。

  郁达夫和朋友们上鼓岭游玩是在1936年的清明节。刚好撞见当地人大摆清明酒宴,“在光天化日之下,岭上的大道广地里,摆上了十几桌的鱼肉海味的菜……一位须发斑白的老者,前来拱手相迎,说要我们去参加吃他们的清明酒……”他还记得当地人酿出的酒的颜色“红得来像桃花水汁”。这一幕浪漫得让人想起桃花源。我们上山的那一日,也有同样的奇遇。那天的鼓岭突然下起暴雨,我们一家三口只好站到一户人家檐下躲雨。那家主人正和朋友坐在门口泡茶聊天,赶忙站起来问我们小孩会不会冷,三番五次要邀我们进屋去避雨,丝毫不在意我们满脚的污泥。

  这家的小女孩大概四五岁的样子,手里擎着大把玫红色的野杜鹃。我忍不住赞叹真好看。“阿姨,要吃吗?”小女孩嘴巴一咧笑着把花递到我面前。小女孩妈妈看我一脸不可思议,便扯了一瓣放进嘴巴——这花真可以吃,要尝尝吗?我半信半疑,也撕了一片花瓣放进嘴。初时无味,略嚼,竟真有一股酸味出来,一下子口舌生津。这太奇妙了,在陌生人的家中,我第一次尝到了花瓣的酸甜。

  福州城其实就在鼓岭山脚下,山上年轻的村民都到城里工作,也有一些退休之后眷恋土地,归乡过着农耕生活。尤其是一些年迈的老人,他们依然每天要扛着锄头去地里活动活动。行走在鼓岭的小路上,可以看到他们种出的白萝卜又嫩又大,刚从地里拔出来,还带着湿润的泥土;也有鼓岭特有的“亥菜”,捆成一小把一小把,野韭菜一样摆在路边,一把一元,游客自觉将钱放入村民们准备好的菜篮子或可乐瓶里。

  这家主人家门口也摆着几把新鲜的时蔬,看他们这修得颇豪华的三层小楼,大概指不上几把小菜换钱买米。得知我们等车下山,主人家很关切地问要不要帮忙联系……难怪,当年郁达夫深情地记道:“千秋万岁,魂若有灵,我总必再择一个清明的节日,化鹤重来一次,来祝福祝福这些鼓岭山里的居民。”这些居民身上还保留着纯真的热情和善意,时隔近百年,依然未泯灭。

  那一年清明郁达夫和朋友们是从哪条路上的鼓岭没有清楚记载,只说下山是由浴凤池走古道至鼓山白云洞,这一路行程至少也要一个半小时。彼时尚未修建公路,只能步行。如今修了公路,也有不少人为了锻炼,徒步从白云洞走上鼓岭。当我们一家三口坐在柯坪水库的大坝上悠闲野餐的时候,三三两两健行的人拄着登山杖从山林间走下来。先闻其声,再见其人,两两相望,真是各自羡慕得很。我们佩服他们强健的身体,他们则一副又渴又饿的样子,羡慕我们面前摊了一地的香肠鸡爪。

  我们在雨停之后乘车下山。雨停了,雾也散去,这时候才看清沿路两旁秀丽的山景。鼓岭公路被称为福州最美的盘山公路,清明谷雨时节,正逢春水初涨,山涧流水淙淙,时不时可看见挂在悬崖上的瀑布溪流。两岸繁花杂树,羊蹄甲正开得热烈,几乎覆盖了整个路面上空。我们坐在车上,时常看见迎面有健壮的骑行者正伏在自行车上,用力往上蹬。鼓岭公路全长约15公里,整个骑行大概要两三个小时,这些骑行者真厉害。虽然上山时辛苦,但想象一下下山一路滑行的自由与轻松,真有浴风飞翔之快感。

  有朋友问我,去鼓岭玩什么?我竟一时语塞。这个问题很难回答,因为鼓岭不像林阳寺的梅花、嵩口古民居,可以一言概括。鼓岭可玩的点太多——文史爱好者可以跟着地图寻找百年前洋人居住的老别墅,文艺青年可以到新开的“大梦书屋”点一杯咖啡读一本闲书,也可以纯粹享受自然,于云遮雾绕的群山之巅看闽江东流,或在郁郁丛林中看深潭静如处子。而除开这一切,最让我想要介绍给朋友的,还是鼓岭山上这些可爱可亲的村民,有什么景致比纯朴热情的民风更让人感觉舒适和煦呢?

相关新闻